中国砸重本、猛购併,为何拚不出第二个台积电?

为了强攻世界龙头地位,中国以人口红利、租税优惠吸引外商设厂,加上整併手段,用「市场换技术」壮大自己的科技产业,早已不是新闻,唯独半导体像扶不起的阿斗。成立近 20 年的中芯,为何原地踏步?

「美国现在是要认真对付中国,」4 月底,一位美国半导体大厂副总在越洋电话对《天下》记者兴奋地说,他相当支持川普对中国打贸易战、制裁中兴。「美国前几任总统,对中国都太软弱了,」他说。

川普政府指责中国窃取美国企业商业机密。他的公司是主要受害者。

「(中国政府的人)晚上冲到我们上海办公室,叫你开门,直接把电脑里的资料拿走……」他说,但因该公司高度依赖中国市场,也只能「哑巴吃黄莲」,默默承受。

这是中国最擅长的「市场换技术」战略中,比较「暗黑」的部分。

例如,近几年,英特尔曾以 15 亿美元入股紫光旗下、展讯和锐迪科合併的 IC 设计子公司,最近也与中国清华大学合组伺服器晶片公司。中国砸重本、猛购併,为何拚不出第二个台积电?

中国扶持国内产业的惯用绝招:「以市场换技术」,用在半导体业成效不彰。图为台湾晶圆代工厂力晶与合肥市政府的合资公司──合肥晶合。

高通最近甚至与大唐电信子公司合资,在中国研发销售手机晶片;也与华为、中芯合组技术公司,研发 14 奈米半导体製程技术。

在部分技术比较成熟的行业,「市场换技术」成效卓越。例如,根据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中国宣称是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,其实是利用与日本和欧洲企业合资的技术发展出来的。

想当大国,中国力跨半导体鸿沟

但在中国政府最关注、贸易逆差最大(达 1.2 兆人民币)的半导体产业,中国政府可说使尽浑身解数,却进展有限。

这在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,一场针对海外学人举办的论坛,可见一斑。

台上投影片,秀出 15 样中国主要电子产品,核心晶片的「国产占有率」,多数挂零。最高的是有海思、展讯撑住场面的手机用通讯晶片 22%。

「如果没有集成电路支撑,国家根本安全没有保障。」

台上以江西乡音慷慨激昂演讲的,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科院示範性微电子学院院长刘明,她是中国记忆体技术权威,之前也协助武汉新芯技术研发。中国砸重本、猛购併,为何拚不出第二个台积电?

中科院示範性微电子学院院长刘明。

近几年,中国震惊世界、四处收购、入股半导体企业的诸多大手笔作为,均始于 2014 年 6 月,中国国务院批准的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》。

该《纲要》除了设置产业发展大基金,另一大重点是培养人才。直接在中科大、北大、清华等 25 所重点大学,成立「示範性微电子学院」。

效果立竿见影,至少在半导体的国际研究,中国学者能见度已大增。

刘明表示,该领域最权威的两个期刊:EDL(Electron Device Letters)、TED(Transactions On Electron Devices),过去 30 年全中国累积发不到 200 篇。但 2017 年,中国学者已占这两个期刊发文量的三分之一。

政策推出 4 年, 中国半导体为何进步不大?

然而,俗称「大基金」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,是中国首度以类似私募基金的方式,而不是传统以税收、土地等财政补贴的方式,来扶植企业。这 4 年来,效果如何呢?

中国砸重本、猛购併,为何拚不出第二个台积电?

中科大的「示範性微电子学院」。

其中,技术门槛最低的封测,差距最小;而且,3 年前购併新加坡星科金朋的江苏长电科技,规模已经跻身世界第三。

而在 IC 设计领域,华为旗下的海思去年营收达 47 亿美元,已排名世界第七大 IC 公司。

「这个公司很有竞争力,」这位半导体大老对海思评价极高,认为海思的手机晶片麒麟「很先进」,光是导入 7 奈米製程的时间点,已经相当接近世界最领先的高通。

至于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,近来因为台积电前研发主管梁孟松接任共同执行长,而备受瞩目。

高盛半导体分析师吕东风在去年一场演讲分析时表示,晶圆代工是几个半导体领域当中,技术门槛最高的。「中芯追赶台积与联电,追得很辛苦,而且获利微薄,」他说。

也难怪,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中芯,成立至今已将近 20 年,但与台积电技术的差距却丝毫没有缩短。业界估计,至少落后 5 年以上。

原因一:高度竞争, 无法靠当地市场扶植

为什幺中国几家重点扶持的老牌「民族科技业」,例如华为、京东方都已成气候,中芯却好似还在原地踏步?

华为、中兴的「第一桶金」,都来自高度保护、且对技术要求较低的中国国内市场;厚植实力之后,再出征海外。

最近一年大爆发的比特币挖矿商机,是最好的例子。

儘管比特大陆为首的挖矿机晶片厂商清一色是中国公司,身为地头蛇,中芯对挖矿商机却是「看得到,吃不到」。中国砸重本、猛购併,为何拚不出第二个台积电?

美商联博证券于 17 年 11 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,台积电第三季的虚拟货币 ASIC 晶片收入,「我们相信大部分来自比特大陆,世界最大的比特币 ASIC 设计公司。」

这个「庞大内需」,订单几乎全部涌到对岸的台积电,今年第一季营收有 9% 来自挖矿,高达 7.5 亿美元。已经接近中芯该季营收总金额。

最近一季的中芯法说会,分析师又追问比特币未来对营收的贡献?梁孟松只能讪讪地回答,「我们也很希望做到这一块」。

做不到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中芯製程技术完全跟不上挖矿需求。

挖矿晶片对运算效能要求极高,採用的都是 28 奈米以下製程。但中芯的 28 奈米(高性能版)虽已号称量产,良率始终无法提升,自然得不到青睐。

而现在,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,用 28 奈米製程挖矿已逐渐没赚头,新一代挖矿晶片快速撤离,直攻 16 奈米以下製程。梁孟松也在法说会坦白承认,28 奈米因为研发时程拖太长,结果错失市场机会。

原因二:被政治结构拖累, 难以形成半导体群聚

中国要以国家力量发展半导体,另有一个结构上的限制──传统政府体制。

瞿宛文解释,过去的「东亚模式」,基本上,由中央机关直接面对企业。例如,台湾经建会与经济部、日本的经济产业省、南韩的企划财政部。

中芯在相隔千里的上海、北京各有两座 12 吋厂,深圳与天津各有座 8 吋厂。

结果不但难以形成半导体群聚,管理变得複杂,而且不同国营背景的股东,各有各的意见、人马,演变成中芯内部派系斗争频繁的最坏结果。绩效自然不彰。

其中,最重要的,要有一个具备创业精神的杰出领导人,例如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、华为创办人任正非。

「他要有办法在牵扯到很多未知的时候,做出 entrepreneur decision(创业决策),」瞿宛文说,「这往往是最难的。」

延伸阅读
上一篇: 下一篇: